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社会 > 正文

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持刀砍前妻 受害人讲述惊魂一刻

2019-06-30 10:01:54    

原标题: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持菜刀砍前妻受害人讲述惊魂一刻

(图片来源:全景视觉)

(图片来源:全景视觉)

经济观察报记者金冠时2019年6月28日,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新闻发言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确认,检察机关已就原葵花药业董事长(002737.SZ)关彦斌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诉。

大约半年之前的2018年12月22日,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,手持菜刀,暴砍张晓兰4刀;行凶后,关彦斌亦试图举刀自戕。

12月23日凌晨,警方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找到了关彦斌。2018年12月29日,关彦斌被大庆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,监视居住。

关彦斌和张晓兰之间,到底存在着哪些恩怨纠葛?这起震惊资本市场的“董事长杀人案”,究竟因何而发生?上市公司葵花药业,又受到了怎样的影响?

关彦斌与张晓兰:从相识到成家

“他(关彦斌)朝我走过来,我坐在凳子上,不知道他过来干什么。他一把把我拽过去,搂住我的头,拿出菜刀,就砍我的脖子……”

2019年4月27日,张晓兰在回忆4个多月前——也就是2018年12月22日,被她的前夫——时任葵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关彦斌持刀所砍伤的经历时,原本较为平静的情绪,剧烈地波动起来。

关彦斌,生于1954年10月,满族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下辖县级市五常市人。家有兄弟姐妹多人,他排行老大。

1972年,18岁的关彦斌参军入伍,在空军某部服役。“在部队,他是空降兵,力气非常大”,张晓兰称。

1977年,退役后的关彦斌,进入五常市第二轻工业局工作,两年后“下海”。他先是搞活了一家砖瓦厂,而后转型做塑料厂,生产农用地膜等产品。张晓兰表示,这家塑料厂迄今还存在,“亏损也要继续营业”。

张晓兰,1959年12月生于黑龙江,亦有在部队服役的经历,家中有兄弟姐妹9人,她也是排行老大。

退役之后,张晓兰进入体制内,来到沈阳工作。她自述,与关彦斌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因为一场小官司认识的。认识后,她在沈阳帮了关彦斌不少忙,“他公司在沈阳,有什么事儿,比如缺个电视,或者什么事情办不了,因为我在沈阳,在体制内,就能帮助他。”

两个人之间,也有了私人之间的往来。“他到我单位这里来,我们什么厅长、什么局长的就得接待他。可他穿的衣服特别不好,不太协调,我就从里到外给他买了,我说你这样再去见我们领导……这样可能逐渐他就有了对我的认识。我要是生病了,他也会派人送一些什么东西来关心我。”

1995年左右,关彦斌与第一任妻子离婚。他与这位妻子育有两个女儿:长女关玉秀,生于1979年2月,2019年1月7日,在关彦斌案发后,补选为葵花药业的董事,同年1月31日当选为董事长;次女关一,生于1982年7月,2017年9月,担任葵花药业董事,2019年1月7日当选为葵花药业总经理,并代行董事长职务至同年1月31日。不过,迄今关彦斌仍是葵花药业实际控股人。

1996年6月左右,张晓兰从辽宁沈阳的公务员单位离职,来到黑龙江五常,“我是从单位完全离职走的,走之前我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。因为那个时候他(关彦斌)非常需要帮助,他去南方,深圳东莞那边,与一位香港小姐创业,干得挺不错。但是,结算时,香港小姐把钱都结算在香港了,没有给他,他们当时签合同也签得不太好。这样他就亏损了2000万。”

关彦斌与香港小姐创业的这段经历,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悬壶大风歌——关彦斌二十年光大国粹构筑葵花中药王国风云录》(下称《悬壶大风歌》)中也有提到。《悬壶大风歌》出版于2018年,是葵花药业为纪念其改制20周年而推出的著作。关彦斌也视该书为自己的个人传记。

从东北第一大都市沈阳来到县级市黑龙江五常的张晓兰,在关彦斌的塑料厂里,主要负责争取政府项目、做政府关系等业务,“当时叫‘技改’,就是向国家争取优惠政策,也包括申请国家贷款等等”。

1998年,当地的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,因为连续亏损要改制出售,以关彦斌为首的塑料厂员工团队,买下了这家企业。

张晓兰说,“买五常制药是一千多万元,借贷是我帮他完成的。当时我拜托一个人帮助我们,会签了一个我们想购农地膜新设备的贷款项目。这个钱本来应该在1997年下来的,但是赶得非常巧,就在1998年年初,这笔资金还没来得及去买设备。钱到账之后,我们请示中国银行同意,把这笔款转为购买了五常制药。”

改制之后,五常制药厂更名为黑龙江省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,基本就是上市公司葵花药业的前身。

关彦斌在这家公司里持有大部分股份,其余的股份主要为他在塑料厂的同事、包括张晓兰所持有。

同样在1998年,关彦斌与张晓兰结婚了。

3  1 2 3下一页

相关阅读

今日热点

小编推荐